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创业频道

首页 >> 动态新闻 >> 正文

引导+扶持 小镇青年走向出彩人生

发稿时间:2021-02-25 08:16:00 来源: 光明日报


  在乌兰察布市察右后旗,青年主播利用网络直播方式销售农产品。新华社发

  巧手织就脱贫路,在赤水市长期镇康桥社区,一名女青年在展示钩织产品。新华社发

  小镇青年和城市青年的收入中位数和消费中位数 制作:周艺珣

  城镇青年和小镇青年婚姻状况 制作:周艺珣

  四川眉山青年果农直播带货。新华社发

编者按

  小镇青年,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一个具有特殊性的青年群体。在他们身上,曾有被片面夸大的幸福感,也曾有被污名化的“旧标签”。实际上,他们既不是游离于时代发展的“桃源中人”,也非一事无成的问题青年,而是一群同样有着理想追求、向往美好生活的年轻人。作为《智库》与《光明调查》联动报道的首篇文章,2月18日,《光明调查》聚焦小镇青年中的返乡创业族,讲述他们的“归巢与守望”,在读者和网友中激起了热烈反响。今天,《智库》把目光投向更大范围,邀请专家撰写研究报告,以数据分析与理论梳理为小镇青年整体“画像”,展示他们的群体现状、突出特征、发展瓶颈,并就如何助其人生出彩、梦想成真提供对策建议。

  依照通行标准,本报告将小镇青年定义为居住生活在三四线城市及县城的35岁及以下群体。在我国城市化率逾60%的当下,小镇青年与大城市青年人口比约为8:2,其生存发展状况,将显著影响中国经济社会未来走向。本报告梳理小镇青年群体现状、突出特点,为拓展其发展空间提出对策建议,以期帮助党和政府因势利导持续推动,促进小镇青年拥有出彩人生、创造时代价值。

能读书、会消费,享受家庭也憧憬成功

——小镇青年群体现状及突出特征

  生活在西部某县城的小董,最近迷上了“五条人”乐队的歌。那个遥远的汕尾小县城,却有着他倍感亲近的日常图景:街巷邻里、餐馆歌厅,匆匆掠过的摩托车……在34岁的小董看来,生活既像贾樟柯的电影那样写实,又不乏诗歌一样的意境。他身边,有刻苦努力的“小镇做题家”,有沉迷“出道梦”的准文艺青年,更多则是按部就班的工薪一族。“日子很温馨,可有时也觉得太‘温吞’。毕竟,我们的梦想也很大。”

  教育水平:大学毕业生比例超四成,学历水平日益提升

  从年龄结构对比看,小镇青年平均年龄与城市青年差异很小,分别为26.8岁和26.6岁。小镇青年平均受教育年限仅比城市青年少1.3年,分别为12.5年和13.8年,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小镇青年占比45.1%。

  小镇青年学历水平日益提升,与当前我国教育水准整体提高呈正相关。2019年,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51.6%,真正进入普及化阶段。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新增劳动力中有50.9%接受过高等教育,平均受教育年限达13.7年。“十三五”期间进入劳动年龄人口的90后平均受教育年限已超过大学一年级水平。

  消费能力:实际购买力不输城市青年,成为推动消费有生力量

  从调查数据看,城市青年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10万元,小镇青年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8万元;城市青年家庭年消费中位数为72700元,小镇青年家庭年消费中位数达64850元。考虑到物价、房价影响,小镇青年实际购买力和生活质量不亚于城市青年,其边际消费倾向明显高于城市青年。

  现实生活中,小镇青年对生活品质的追求日益提高。数据显示,城镇居民家庭汽车保留量为40%,大城市的高房贷、高物价及汽车限购等因素,造成家庭汽车消费下降。小镇青年则较少受上述影响,家庭汽车保留量高于城市青年。数据显示,奢侈品消费在三四线城市的增长率远高于一二线城市,小镇青年成为推动奢侈品消费增长的新生力量。某电商平台数据显示,小镇青年下单量占“新国货”销售总量近一半,增速明显高于城市青年。

  婚姻家庭:单身比例低于城市青年,已婚家庭半数生育二孩

  数据显示,在城市青年与小镇青年年龄结构相差无几的前提下,未婚城市青年占比超55%,而未婚小镇青年只占43%。2019年,上海户籍人口平均初育年龄已超过30岁。已婚城市青年生育两个及以上孩子的比例为29.89%,而已婚小镇青年生育两个及以上孩子的比例为49.36%。小镇青年的婚育成本显著低于城市青年。约50%的城市女性青年表示难以调和工作与家庭之间的矛盾,小镇女性青年有此担忧的比例则低8个多百分点。

  职业情况:“回流青年”带动效应明显,准备创业比例高于城市

  201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调查数据显示,三四线城市小镇青年中近半数曾在一二线城市生活,平均年限超3年。这不仅使他们开阔了视野,也获得了创新创业动力。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云技术使小镇青年拥有了不逊于城市青年的创新创业环境,同时,他们多能搭上三四线城市兴建科技园、发展新兴科技产业的东风,进入青年创业孵化园或科技创新园区,享受线上线下融合、孵化融资一体的创新创业生态。

  小镇青年回流创业,带回新技术、新理念、新思维,成为振兴地方经济的一股示范力量。联合调查数据显示,15%左右的三四线城市青年有较强的创业诉求和一定的创业准备,高出城市青年一个百分点。很多小镇青年创业不仅是为赚钱,更希望在家乡建设中实现人生价值。

“有追求成功的理想,缺少实现成功的路径”

——小镇青年主要困惑及发展瓶颈

  小董把初中同学微信群戏称为“大家来吐槽群”:从省城大学毕业回来就业的小学教师觉得生活乏味,连可以打卡的网红店都没有;开家具店的小老板为门庭冷落叫苦;而在县委机关工作的发小虽然从不说什么,却每年雷打不动参加两次公务员考试,一次国考——想去深圳等大城市看看;一次省考——说不定能就地晋升。

  家庭收入及工作稳定性与城市青年差距较大

  从调查数据看,小镇青年也面临着物价上涨、子女教育、家庭养老等一系列问题,与城市青年相比,最突出的两大劣势是家庭收入低、工作不稳定。小镇青年选择“家庭收入低,日常生活困难”的比例为29.61%,城市青年为23.72%;小镇青年表示“家人无业、失业或工作不稳定”的比例为25.58%,城市青年为17.60%。小镇青年中雇主/老板/自营劳动者比例达22.5%,而城市青年为13.5%;城市青年作为雇员或工薪收入者的比例高达83.5%,而小镇青年仅有72%。小镇青年中个体工商户比例达26.0%,比城市青年高出近一倍;小镇青年没有单位的比例为6.1%,比城市青年超出两倍多。可见,小镇青年“老板”光环背后是较弱的抗风险能力。

  职业发展瓶颈明显,工作满意度偏低

  小镇青年普遍面临职业发展天花板,尤其是在县城特有的熟人社会中,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网络成为影响职业发展的潜在因素。数据显示,小镇青年对工作满意度评价不及格的比例为23.4%,远高于城市青年的18.2%。

  由于职业发展瓶颈和过上好日子的渴望,小镇青年的成功动机更大。58.5%的小镇青年相信“今天仍能‘白手起家’创业成功”,远高于城市青年。小镇青年跳槽频率较高,近四分之一小镇青年最近三年跳槽两次及以上,而城市青年占比不足五分之一。可见,小镇青年有追求成功的理想,却缺少实现成功的路径,就业稳定性不足。

  生活幸福感和对地方政府的信任度有待提高

  尽管小镇青年生活压力不大,幸福感却不高。同意“我是一个幸福的人”占比34.1%,低于城市青年的38.4%。看似安逸的生活背后,同样是需要面对的重重压力。

  小镇青年面临的另一个突出问题是对地方政府信任度不高。调查显示,小镇青年完全信任区县政府的比例仅为22.3%,对基本公共服务满意度不高。

  精神文化需求旺盛,供给相对不足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网络游戏、网络视频已经成为青年最常见的娱乐方式。小镇青年使用网络的热情毫不亚于城市青年,但几乎每天都使用网络进行工作的只占三分之一,而城市青年接近一半,这说明移动网络对小镇青年更多是娱乐工具而非工作工具。小镇青年已成各类网络娱乐平台争相追逐的客户群,一些涉黄涉赌平台也将小镇青年视为主要客户。

  小镇青年并非不愿享受高雅文化,而是缺乏机会。今天,大部分县城都有较好的电影院,却很少有歌剧院、话剧院等高雅文化场所。2016—2020年,三四线城市和县城电影票房占比不断升高,2017年影片《战狼2》票房中,一线城市占18%,二线城市占40%,三四线城市和县城占42%。这从一个侧面显示出小镇青年缺少精神文化、娱乐消费选择,只能将休闲时间交给电影院和网络。

  网络依赖度高,隐私保护意识不强

  小镇青年上网比例和时长不亚于城市青年,已成为短视频、游戏、影视剧等网络娱乐产品的主要流量来源。但在谈及“现有法律法规对保护消费者隐私做了较好规定”时,63.8%的小镇青年表示同意,而城市青年表示同意的只有51.8%。因此,小镇青年更容易被各种依靠个人信息的算法所利用。

既壮大“小镇”,也提升青年

——小镇青年成长发展对策建议

  小董曾经离开过。大专毕业后,他去珠海闯荡,三年前回来。“有些积蓄和经验了,在家也能成事。”一个重要原因是家乡的变化——随着旅游业发展,小镇越来越干净、美观,夏秋季节挤满游客。他在景区旁开起农家特产店,得到了镇长当面鼓励。困难也不少:流动资金不宽裕,同质化小店越来越多……“盼着政府好好规划一下,也多给些贷款、租金方面的优惠政策。”

  助力实现更加充分更高质量就业

  小镇青年整体就业质量不高,职业发展空间相对狭隘,职业稳定性偏弱。帮助其实现更加充分更高质量就业、打通职场进阶空间,是提升小镇青年生活品质的关键。

  在“回流青年”日渐增加的当下,要提供足够的政策支持,鼓励他们创新创业。针对缺资金、缺技术、缺人才等问题,要协调多方共同努力,打破体制机制障碍,合理引导资本进入、核心技术落地、关键人才落户,打造小镇新业态。

  推动城镇实体经济发展、产业优化升级

  推动三四线城市和县域经济优化升级,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壮大实体经济。不断优化营商环境,为中小企业发展提供坚实的社会支撑,充分利用土地、人力等比较优势,推动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基础制造业向中小城市及县域转移,利用网络技术打开市场,发展数字经济。

  建设高质量的终身学习和教育体系

  加大终身学习和教育体系建设力度,着力研发在线网络教育资源,让小镇青年随时随地学习新知识、新技能,不断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新要求,打通高等教育与高质量就业之间的断层,突破职业困局。

  优化精神文化生活环境,保障文化产品与服务供给

  部分网络视频、网络直播等在题材、内容上呈低俗化倾向,影响小镇青年价值取向和文化品位。必须加强精神文化建设,提高社会文明程度,借助法治力量引导小镇青年的文化娱乐消费方向。

  不断提升基层政府行政效率和公信力

  推动服务型政府建设,公开政府决策过程;塑造负责任政府形象,依法行政,让政府工作有章可循;推动网络问政,倾听小镇青年的诉求,调动其参与社会治理的积极性,为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贡献青春力量。

  (作者:田丰,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加载更多新闻